快捷搜索:  as  test  创意文化园  伦敦晚  万博  gtgt  as -0  tagid=29386

强人工智能是否将取代人类? 一场“成本、财富、学术界”对于人工智能的思考

人工智能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避世,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起伏式生长,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又迎来了“暴发期”。随之而来的是对人工智能的定位、人工智能对于人类生长的作用、人工智能的商业化应用等方面的讨论。但确定无疑的是,人工智能是一条立异且贮藏巨大能量的生长之路,势势必成为财富变动中强有力且不成替代的助推引擎。

为此,“第一财经”特邀三位人工智能业界的代表:光大控股新经济负责人,特斯联CEO艾渝,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潘天佑和中科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主任石勇,来到《中国源动力》的现场,分袂从成本、财富、学术三方面分享人工智能在当下生长的最新前沿讯息,开启一场关于“人工智能”的思想风暴。

如何理性看待AI当下的生长

人工智能起源于上世纪的1956年召开的达特茅斯会议,科学家们探讨支配机器模拟人类智能等问题,与此同时初次提出“人工智能”(AI)的术语,AI的名称得以确定。而那时关于人工智能是模拟人类的神经系统、还是模拟人类心智的讨论预示了人工智能随后几十年关于“布局与功能”两条路线的斗争。

石勇认为人工智能的生长分为几个阶段,而最终默示是用机器的方式在‘布局、意识和行为’三个层面模拟人。但总体来讲,人工智能的生长与社会需求的生长同步。目前人工智能的生长集中在第二层面,即模拟意识层面。至于如何过渡到行为层,目前来讲还须要很长的路要走。

强人工智能是否将取代人类? 一场“资本、财产、学术界”对于人工智能的思考

嘉宾(从右至左):光大控股新经济负责人,特斯联科技CEO艾渝、中科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主任石勇及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潘天佑

艾渝看大好人工智能的生长,并坚信Long AI:“任何科学技术的生长总是在挫折中前行,乡村经历波峰波谷。但凡是与社会潮流顺行或引领时代潮流的科技,都将鞭策社会的生长,成为不成分割的一部门。但即即是此刻处于上升期的人工智能,如果回看生长历史也是经历了起伏式生长。正所谓‘功不唐捐,玉汝于成’”。

自概念出生避世直至20世纪70年代,人工智能经历了短暂的上升生耐久,期间历经了图灵测试、聊天机器人ELIZA以及重要的超文本链接概念的出生避世。但在20世纪70-80年代,人工智能因当时计算机有限的内存和从事惩罚速度不够,而被众多机构停止帮助导致其生长停滞;但到了20世纪80-90年代,人工智能又因第五代计算机的生长,开始了突飞大进式的演进。1981年,日本经济财富省拨款8.5亿美元予以研发人工智能计算机项目,随后英美两国也迅速响应,开启了人工智能的春季;而时至今天,人工智能又迎来了大规模生长:据工信部一份数据陈诉表现,截止至2018年9月,全球共有人工智能企业5159家,中国以1122家(不含港澳台)位居第二;2018年上半年,人工智能领域的全球融资规模到达435亿美元,中国的规模到达317亿美元,占了全球的四分之三以上。可谓人工智能在经历了几次波峰波谷后,又在全速前行中。

AI与人类的联结是取代,还是共赢

AI威胁论一度陪随科技生长而争议不竭,“替代人类”成为人工智能强势崛起被世人所忌惮的痛点所在。英国驰誉物理学家霍金生前曾多次提到人工智能也许会毁灭人类。

要回复这个问题,艾渝认为先要弄清楚人工智能与人类的次要区别。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区别在于智能与聪明,以及是否有自主学习并缔造的身手。目前的状态下,人类赋予人工智能某种身手,让它成为一种工具,更多的赞助人们从事惩罚重复性、有规律的事情,使得人们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去做更富有缔造性的,更高条理的事情。

对于未来的判定,这位人工智能领域的资深投资人用“马车司机与汽车司机”做了形象的例如,艾渝说:“就像当年的家产革命,汽车替代马车是不成逆的。我们此刻就站在这样的一个档口。大概马虎人类用了三十年去成为一位好的马车司机,但在汽车出生避世那一刻时,想要转换成为汽车司机对于当时的人来讲还长短常困难的。但当汽车替代马车成为次要交通工具时,这个时代就彻底纷歧样了。大概马虎我们这一代人便是‘马车司机’,而下一代人大概马虎便是能娴熟驾驭人工智能的汽车司机”。

潘天佑对于人工智能的生长赐与了斗胆的猜测,他认为未来替代人的制止是强人工智能,而非现阶段的人工智能。强人工智能与人工智能的根本区别在于意识与情感。他举例人类早已跑不过汽车,但依旧会举办奥运会,这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意识与情感的升华,如果未来强人工智能也具备了意识与情感,那便是人被替代的时间点。

发表评论
锐安新媒体公司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