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test  伦敦晚  万博  创意文化园  tagid=29386  gtgt  as -0

丁聪早年绘事略谈

漫画仆人聪堪称子承父业的典型人物,其父丁悚家境贫寒,通过自学成功跻身画坛,是中国漫画事业的开拓者之一。但丁聪本人在晚年写的回忆文章《转蓬的一生》里,却说自己深受张光宇的影响,由于“父亲在家里是不画画的,偶然星期天画一张,可我一凑上去,就被他厌烦地轰开了”。1927年秋,丁悚与张光宇正宇兄弟、黄文农、鲁少飞、王敦庆、叶浅予等人成立了“漫画会”,牌子就挂在家门上,而张氏兄弟与丁家同住贝勒路(今黄陂南路)“天祥里”,少年丁聪时常跑到比他年长十几岁的张光宇家里串门,看他画画,翻阅他购藏的外国画册及艺术品。光宇待人亲热,两个人又在京戏等兴趣上相当投缘,丁聪便在平和的气氛下、于潜移默化中受到艺术的熏陶,今后爱上了绘画。

丁聪回忆第一次在报刊上揭晓儿童画,“画的是戏台上演《奇策》的情景”,并说署名“画仆人慕琴先生之令郎(六或七岁)”。曾经有人观光位于枫泾镇的丁聪漫画陈列馆,拍回的照片中包罗这幅最早画作的复制品,却与丁聪的回忆不尽贴合:画中人是一位戴髯口的京剧老生形象,唯不知是否即诸葛亮,边款则题为:“丁悚之子‘一怡’画,年四岁”。

经检索,还可以找到1922年180期《礼拜六》杂志上的一组儿童画:

左边第一幅图,画着泥炉茶壶,外加蒲扇一把,童趣十足。第二、三幅京剧人物,形象鲜明,憨态可掬。丁聪时年六岁,画作居然题为:“一怡先生之作品”,难免令人咋舌。

至1926年,在张光宇开办的《三日画报》69期刊有丁聪十岁时的速写,标为“画仆人悚之大令郎一怡速写”,题材为京剧脸谱,具体来说划分是《群英会》之曹操、《葭萌关》之张飞、《九江口》之元帅张定边、《[虫八]蜡庙》之关泰、费德公,以及《上天台》之姚刚。

该画报89期,亦刊有丁聪所绘速写,为武将形象,因嫌疑他是三国人物,便试着翻阅民国版《增像全图三国志演义》,发现果真是照着书中河北名将颜良的绣像画的。考虑到绣像中的颜良背插靠旗,原画者想必是受到戏曲舞台上的颜良形象所影响的吧。

惋惜上述画作题材单一,且皆不能算是漫画,却从侧面印证少年丁聪确实酷嗜京剧,尤其喜好武戏。而随着年齿的增添,丁聪的绘画作品从最初的线条稚嫩、构图简朴,逐步发展为线条与构图渐次成熟,提高是显著的。

至此或可告一段落,将这些作品一概视为处于萌芽期的小画仆人聪的试笔,而它们之所以能够刊发,多数是由于刊物的主办者或编者是其父画仆人悚的同伙,看在老友的体面上才气云云顺遂。换言之,丁聪完全可以就此停歇,浅尝辄止,只将绘画当成终身的兴趣,或许也是可行的。但这样一来,中国画坛也就少了一位著名漫画家了。

,

allbet欧博真人客户端ALLbet6.com

欢迎进入allbet欧博真人客户端(Allbet Game):v,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提及以后怎样走上投稿之路,丁聪忆及:

我从初中三年级最先向社会上的报刊投稿。最初是投向上海《新闻报》的“本埠附刊”,它每周都有一个漫画专栏。我这时最先拿到稿费,只管每幅画仅一元钱,但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就蛮开心了。

于是怀着好奇心,逐日浏览上海图书馆的《新闻报》全文数据库,果真有所发现:

上图题为《父之肩负》刊于1931年8月1日《新闻报本埠附刊》,下图《抵制也是他,运输也是他》,刊于同年10月3日该报。前作的主题关乎教育,是以夸张的笔法,反映西式教育肩负过重,花费大量金元,压垮了年迈的父辈。后作则牵涉时势,取笑一个口头上抵制日货,背地里大量通过汽船运输日货的市侩。

统一年的10月3日,由王钝根主编的小报《礼拜六》上,也发现了丁聪的漫画,题为《艺术家的组成(长头发 大领带 洋装)》,边上刊有介绍性文字:“丁老画师的令郎一怡之画,颇具乃父作风,足征其家渊博源。”

1932年,丁聪在《新闻报本埠附刊》陆续揭晓更多漫画作品,如:《教育普及》(7.28)、《愿女子都嫁给诗人由于惟有他能把种种稀奇的词儿来形容你的美》(7.30)、《劈面与背后》(8.11)、《失业者之机遇?》(10.29)和《国学?》(11.6)。这些画作涉及教育、婚姻、人际关系和职业等主题,视野无疑更广漠,头脑也更成熟。但似乎尚未形成自己的气概。

这一阶段的漫画作品,不妨重点谈谈刊于1932年8月31日《福尔摩斯》上的一则。此画作并附有该报图画编辑姚吉光的推荐语:“老画师丁悚先生之令郎丁聪,通常恒喜弄画,以资消遣,因资质颖悟,一画即精,此即丁聪小同伙之作品也。”显得郑重其事。

漫画题为《剥去了衣服,还落得一声猪猡》,画面中一人右手握枪指向另一人,左手臂上胡乱挂搭着抢来的外衣、礼帽和皮鞋,口中骂道“弱虫”。挨劫者只穿着内衣裤,光着脚,高举双臂。注意到劫匪五短身材,一脸凶相,四肢多毛,脚蹬木屐,再加上怪异的发型,极似日本浪人。这两人划分象征日本与中国,因此论题材,此画带有显著的政治色彩。没想到丁聪小小年纪,已心系国是安危。它或可视为丁聪政治取笑漫画的一个起点。

上述漫画作品的重新挖掘“出土”,能够极大地厚实并深化读者的认知。这样我们就能对毕克官在《已往的智慧》里所下评语:“丁聪初期的作品,均属单线白描。其线条流通挺秀,一气呵成,并显示出了造型能力”,发生略微差别的看法。经重新审阅,除了其气概受到张光宇影响,似无法得出一个整齐划一的观点,但至少在少年丁聪的心中,已深深地根植下一个理念,即漫画具有讽时喻世的社会功效,而唯有带着敏锐而深刻的批判性,能令人耳目一新,发人深省,引发共识的漫画作品,才是经典的传世之作。

发表评论
锐安新媒体公司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