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test  伦敦晚  万博  创意文化园  tagid=29386  gtgt  as -0

“踩雷专业户”又遇百亿逾期,信托大亨跌落神坛

在信托大亨、资本老手高天国正式接手之前,安信信托曾经是一块烫手山芋。后来恰巧赶上行业风口,安信信托一路狂奔实现净利润六连增,更是问鼎行业营收冠军。

然而,2018年它的营收却是行业垫底。类似业绩“跳水”、会计乌龙、投资踩雷等桥段,在它近十余年起起伏伏过程中并不新鲜。并且,它踩的还是诸如印纪传媒、中弘股份这样的知名大“雷”。

这一次它可能遇到了一个实打实地坎儿——共计25个信托项目到期未能如期兑付,涉及金额接近120亿元。市场给予普遍关注,有说昔日高歌猛进的安信信托正在遭遇滑铁卢……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安信信托2018年的晦气,一直延续到2019年至今。

就在2017年,安信信托(600816.SH)还因为高达55.92亿元的营收稳居行业榜首。然而随着2018年年报发布,投资者发现公司当年营收仅2亿多元,行业排名垫底。安信信托更是由此风波不断,巨额亏损、信托产品违约、资产减值等屡屡引爆市场,更引来上交所的问询。

十年狂奔,一年复原

近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回复了上交所问询,再次引发市场对安信信托的关注。端午假后第一天,安信信托的股价就跌停。

安信信托的前身是鞍山市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鞍山信托”),最初由鞍山市财政局等单位出资成立。早在1994年,就已经在上交所上市。

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安信信托的第一大股东是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国之杰”),占股52.44%。而国之杰的实控人是信托大亨高天国。高天国也是安信信托的实控人。

从实控人由鞍山市财政局变更为国之杰,中间还有一段历史。2001年,财政局将鞍山信托20%的股权转让给海尔集团,海尔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可惜,海尔集团在大股东的位置上没坐多久,就将股份再次系数返还给鞍山市财政局。

至少在2001年,鞍山信托似乎是一块没人想接手的烫手山芋。一年后,鞍山信托迎来新主人——国之杰,后者以1.72亿元的价格从财政局手下买下了20%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也是在此时,鞍山信托改名为安信信托。

在国之杰的手中,安信信托起起伏伏。曾因大额坏账,在2005年一度被ST。

不过,国之杰背后的高天国是资本操作的老手。在安信信托被ST后不久,国之杰利用手中资产开始对安信信托进行资产置换。

在一系列周转腾挪后,2006年,安信信托成功摘帽。2010年,信托行业进入增长的快车道,安信信托趁着这一波风口,实现了高增长。年报显示,2012年至2017年间,安信信托的净利润分别为1.07亿元、2.79亿元、10.23亿元、17.22亿元、29亿元及35亿元,连续6年维持了倍数级的增长。

在净利润暴增的同时,高天国控股的国之杰也开始加强对安信信托的控股权。通过定向增发等手段,国之杰占股从最初的20%增加至52.44%。

然而,安信信托一路狂奔的同时,也为如今的业绩爆雷埋下伏笔。2018年,安信信托亏损19.97亿元,业绩遭遇断崖式下跌,市场哗然。

“踩雷专业户”又遇百亿逾期,信托大亨跌落神坛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统计

其实,安信信托的业绩问题,是因为年报公布,才被置于市场监督之下,陆续引起关注。早在2018年初,安信信托业绩巨变前夕,就经历了管理层巨变。

2018年3月初,董秘武国建因工作岗位调整离职。同年9月,50岁的副总裁赵宝英退休。10月,总裁杨晓波离职。11月,合规总监朱文离职。结合年底的业绩变脸,这一系列变动确实有点巧合。

公司亏亏亏,高管涨涨涨

虽然安信信托2018年业绩“跳水”,巨额亏损,但是其高管薪酬却不降反升。年报显示,2018年安信信托支付给管理层的薪酬是4869.6万,较上一年增加458万元,其中仅原总裁杨晓波一人的薪酬就达到1098.8万元。

涨薪事小,毕竟也就多了不到500万,对市值250亿元的安信信托而言,不过是毛毛雨。25个项目逾期近120亿元,才是安信信托绕不过去的坎。

从2018年1月1日到2019年5月20日,安信信托到期但未能如期兑付的信托项目有25个,其中单一资金信托计划13个,涉及金额59.42亿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2个,涉及金额58.17亿元。

安信信托在回函中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宏观经济及市场的变化所影响,致使项目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安信信托提出的解决办法是,通过协商延期或者寻求第三方企业债务重组、以及处置资产等,尽快向委托人兑付。

发表评论
锐安新媒体公司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